百部经典话春秋_经典语录
上一篇:春风十里不如你小说经典语录盘点 冯唐文字趣味 下一篇:但求清气在人间丨新文人新章草 章剑华书法作品

百部经典话春秋

9月11日,恩师单田芳先生永远离开了我们,回顾往昔场景,历历在目。

我和恩师相识得比较早了。因为父亲早年间就和恩师合作,我自然也能跟着沾光。在读小学和中学期间,评书已成为我课余生活的一部分,虽然当时胆子小,尚没有登台的勇气,但恩师评书中的家国情怀、江湖恩仇,我早已铭刻于心。偶尔跟恩师见面时,怹竟然跟我这个毛头小子讨论韩剧,把我说得瞠目结舌——怪不得老爷子的评书厉害呢!原来怹不仅熟知传统的套路,还愿意接受新鲜事物,古今中外都能说。

2008年,父亲拉我去和恩师见面,原来他们准备交给我一项“重大任务”,那就是负责红色经典系列评书《贺龙传奇》的文本整理工作。虽然这本书是传记体,史料翔实,但和评书的口吻有一定差距,而且播出任务艰巨,以恩师的年岁兼顾文本整理和演播着实有些吃力,父亲考虑到我在大学历史系读书,有一定基础,便和恩师一起,说服我接下这个任务。

按说父亲和恩师合作多年,我责无旁贷,但对一个大学生而言,虽然对评书有些了解,但一上来就接这么大的工程,还真是有点缺乏信心。但在父亲和恩师的劝说下,我还是接了这个“大活儿”。到现在我还记得恩师说过的一句话:“你就干吧!干不好,还干不坏吗?后头有我呢!”

得嘞!都有这话了还怕什么?就这样,我开始摸索着整理文本,恩师在后来也对我赞赏有加,还真让我小飘了一阵儿;但回过头听听恩师演播的最终版本,和我整理的还是有很多不同,我这才真切领略到恩师作为一名“评书艺术大师”的功力所在——看似不显眼的情节到了恩师那里,一下子就能变得精彩纷呈,让人拍案叫绝。由此我也深知,恩师的表扬,其实是对后辈的鼓励与提携,怹甚至还跟我开玩笑:“《隋唐演义》里,秦安可就是秦彝(秦琼父亲)的马童;《三侠五义》里,雨墨是颜查散的书童;当年刚学艺的时候,我也算是师父的书童。你小子好好干,前途无量!”

而后,我一步步地干了下来,《少林将军许世友》、《九一九演义》,以至于师父最重视的《单田芳自选集》系列评书话本,都逐步交由我来整理。我在众多文本和恩师的表演中,得以近距离地观察评书这门艺术的细微变化。

2010年,我正式拜入师门,成了恩师最小的弟子。作为评书大师的弟子,能写不会说肯定是不行的,所以恩师特地将手中瑰宝《侯君基大闹三花镇》,以及部分小段儿教给了我,但那时的我因为对舞台表演的理解尚浅,实际演播效果并不是很好。此时,恩师又祭出了第二件“法宝”——自由发展。当然,自由发展并不意味着放纵,几年时间的交往,恩师对我的实际情况很熟悉,怹知道我在文本整理和历史研究方面有一定功底,让我先充分发挥自己的长处,然后再去取长补短。

于是,我一心投入自己擅长的领域中,恩师也时常询问我的进度,并且让我拿出最新的作品,一起评点。有了一系列作品,再加上几百集的演播录制经验,我的功力有了较大的提升,再接触传统段子时,也就不像原来那般生疏了。回顾自己的成长历程,如果没有恩师这种非常规的栽培,单单依靠口传心授、上台表演,还有自己对舞台表演的悟性的提升,恐怕我早就被淘汰了吧!

恩师的一生,虽然历尽崎岖坎坷,但乐观向上的态度贯穿始终;而恩师在评书上的造诣,绝不止于简单的演播,他对每个人物都有细致而深入揣摩与研究,这才是恩师的评书作品经久不衰、深入人心的原因所在吧。

以一首《西江月·单田芳》,伴恩师最后一程:

赞颂忠孝仁义,剖析兵法权谋,指点江山话春秋,论评兴亡谁手。

一生尝遍甘苦,书中说尽情仇,百部经典傲神州,听众闻声静候。

更多